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调研活动及成果

算不算股东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年02月03日

  股东资格的确认是解决公司股东类纠纷案件的基础。在越来越多起诉到法院的此类案件中,多数当事人对股东缺乏精确的认识。那么如何认定吵吵闹闹起诉到法院的当事人算不算股东呢?

  依法成立的公司法人,在制度设立之初就是要作为一个独立的“社会人”来看待的。但是公司又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它的一切活动都需要自然人的操作、参与。因此,如何准确的定位公司的外观表现性和内部事务性理所当然的成为解决公司类纠纷的一个核心出发点。这一观念,在确认股东资格中同样至关重要。

  在股东资格的认定中,认为自己是股东的当事人多信心满满,并提交诸多自以为万无一失的证据材料。常见到的有以下几种:1、工商登记证明;2、公司章程;3、股东名册;4、出资证明书;5、出资打款凭证;6、股东会决议;7、股权买卖协议。既然因为纠纷诉至法院,上述材料中关于股东身份的记载肯定存在不一致。那么,如此多的材料以那一项为准据呢?公司是自然人意识表现的产物,因此,一个自然人是否有以股东身份出资成立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就成为其是不是公司股东的重要因素。然而,法律不是万能的,它看不到当事人的思维活动。这时,在自然事实与法律事实之间,就需要证据材料来搭一座桥梁。

  一、公司章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一条明确规定:“设立公司必须依法制定公司章程。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具有约束力。”公司的设立必须制定章程,所以没有公司章程就没有公司。公司章程是股东之间出资成立公司的真实合意,记载了公司的基本信息和运行规范,可以视为公司的“宪法”。因此,公司章程中记载的股东身份及股东认缴的出资应当视为所有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公司章程可以单独作为股东资格确认的证据。

  二、股东名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下列事项:(一)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二)股东的出资额;(三)出资证明书编号。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由此可见,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应当认定具有股东资格。但是股东名册只是公司应当置备的文件,它是公司应当向股东履行的义务,属于公司内部文件。它的效力及于公司和在册股东之间。如果公司未置备股东名册或是股东名册中记载的股东与公司章程不符合,则其将不能单独证据股东资格的成立,其证据效力将大大减弱。对于股东名册,应当视为“权利推定效力”证据,记载于股东名册上的股东具有合法的股东资格,否认的一方要承担相应的证明责任。

  三、工商登记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由此可见,工商登记机关对股权的登记只是一种宣示性登记,是否办理登记不影响股东资格的确认。公司设立或是股东变更应当向工商机关进行登记,这是出于对于善于第三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对于公司的内部性事务,如未进行登记,则第三人很难知晓,如果其权益受到侵害,则可以依法要求记载于工商登记中的股东承担责任。但是对于公司股东之间来说,工商登记证明不能单独证明股东身份的合法性。

  四、出资证明书。相较于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出资证明书则是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附属性体现。向公司出资不一定就是公司股东,为向公司出资也不一定就不是股东。在个别案件中,当事人拿着借款给公司的借条就要求确认股东资格,是完全没有依据的。出资证明书的效力只有在与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册的记载一致时,才能认定。出资证明书同出资打款凭证、股东会决议、股权买卖协议等材料一样,都不是股东资格确认的必要条件,也不能单独证明股东身份的成立。

  分清内外和是否必要,在判定是不是有限公司股东时就不再那么困难。对于有限责任公司来讲,工商登记相当于为公司戴上一个面具。对内,公司的相关人员理应知悉公司的真实面孔,股东资格的确认应当以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册为据。对外,善意的第三人可以依照公司外观性的面具认定公司的股东信息,当然也可以要求公司真实的股东承担相应的股东责任。对于股东资格确认来说,公司章程是依据,股东名册是推定证据,工商登记是外观性宣示,其它材料则是补充性附属证明。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山东省茌平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茌平县城新政路194号 电话:0635-4271626 邮编:252100